鄉野傳奇~21 第二一章 離京城師生連袂見大虎 晉福摸了一下頭一臉疑問道: 「將計就計?恩師,怎麼個將計就計法?」 我回說: 「我這計策只是我的靈光一閃想到的,還只是雛型,我需要多一點時間再做嚴密的連結。再給我一天的時間,讓我好好想想。這樣好了,等我們到了大虎的居處時,我將我的計策提出來,大夥兒再仔細研商。晉福,你看如何?」 「恩師,晉福就依您的意思。明日晉福將私下奏請皇上,起程前往處理大虎之事。」 「很好,適巧我明日亦有要事出門,依你看我們相約在何處會面,然後連袂同去?」 「恩師,由於此事涉及宮內極機密,一個處理不好,恐將遭惹殺身大禍,故我們務必遠離皇城,避開皇上可能佈下之耳目,我們就選後天午時在南城門外五十里開外處之飛泉嶺古道旁之?台灣房屋@家茶棚先照個面,當晉福看到您的身影出現時,晉福立即先行離開,然後我會在沿路留下各種暗記,恩師可隔個一段時間再隨後循暗記跟上,您看可好?」 「哦!那個地方我知道,那個地方果然人跡不多。好,那就在後日午時會面。我們可兼程趕路,一來可避開閒雜人等,二來亦可爭取時間,以免延誤向皇上稟報處理結果,而引起皇上疑心。」我立刻附合晉福的建議:「不過,你要留些什麼樣的暗記好讓我識別呢?」 晉福說道: 「恩師,這條飛泉嶺古道分有許多岔路,岔路之上還有許多支徑,有些支徑若不細瞧可能還找不到。」 「飛泉嶺古道竟有這等複雜?」 「是的,恩師。」晉福道:「這 看房子條古道是大虎發現的,要不是大虎有著一身的本事,敢於瞎走亂闖,這才發現那條通往他隱匿處的山徑,一般人是絕計不會發現的。」 「原來大虎就藏在那兒呀!」我說:「還是說說你的標記吧!」 「恩師,晉福會在走過的路上每隔大約一箭之遙或是岔路口放下一個白色的圍棋子,那顆白棋子會放在一處不顯眼的地方,也許在樹後,也許在樹葉下,也許在石縫中。白棋子上晉福會分別書寫『子、丑、寅、卯、辰、巳、午、未』中的一個字,那些字分別代表『東、東南、南、南西、西、西北、北、北東』等八個方向。比如說,如果您看到一顆書寫「子」字的白棋子,您務必要向『東』轉;如果您看到一個書寫『巳』字的白棋子,您就要向『西北』方 新成屋向前進。不知晉福的這方法是否可好?」 「很不錯的法子,很容易記,但對不知情的人來說卻是讓人搞不清楚。好!就依你這個方法去辨識方向好了。」我說:「晉福,時候也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了。」 「恩師,晉福就此告辭。」 「晉福,此番回去,你務必與我維持像今日之前的情形,不要再有任何不必要的接觸,免得他人啟疑。」 「是,謹遵師命。」 何員外一口氣說到此處已是舌乾唇燥,他拿起茶杯啜了口茶,只見阿福在旁臉色惶急道: 「員外,夜已深了,我看您也累了,是否歇息一宿明早再說?」 「阿福呀!難得今日有佳客到,而我也精神甚好,就讓我把這件塵封往事說完吧!」 雲弘俊忙道: 「員外,貴管家說得極是,您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廬山住宿骨要緊呀!」 阿福聽得員外如此說,只得躬身退至一旁。 「雲公子,你累了麼?如果你累了,那麼我們就改天再敘。」 雲弘俊生平幾曾聽過此等宮內密事,現正聽在興頭上,心裡可是百般願意繼續聽下去,因此說道: 「員外,如您不見外於晚生,晚生定當洗耳恭聽。」 於是何員外繼續說道: 第二天上早朝,我向皇上啟奏,大意是說:因西寧府府尹鄭印康上報說該府正在鬧乾旱,希望皇上撥款賑災。因此我將微服前往調查實際情況,看該地區的乾旱程度及鄭印康的處理措施。皇上准奏後,第二天一早我即輕裝簡從只帶了我最親信的老管家杜平一起前往。 我們在午時趕到了飛泉嶺古道的茶棚,茶棚裡坐的都是來往商旅,我沒看到晉福,我想他應是在看到我們後立即離開了。我們坐了大約半個時辰 廬山飯店後即起身離去,我循著晉福事先告訴我的那條路尋去,我也按晉福告訴我的方法找到他所留下的每個白棋子,從我看到那些白棋子的位置來看,那些白棋子應是未被任何人發現過。杜平跟了我二十多年,他知道我的個性,他雖看到我的怪異動作,但他只默默地跟著我走,沒說一句話。 幸好這時走在這條路上的過往行人並不多,等我們轉了幾條小徑後,四下裡除了我與杜平之外再無任何人跡。這些山徑也確是十分隱密,若非經晉福擺棋子指引,一般人是很難找到的,何況過往商旅只會循大路走,根本不會自找麻煩鑽入小徑中。 我們就這樣七轉八彎在山徑中走了大約個把時程,我們終於走出山徑,前面是一塊廣大平緩的山坡地,山坡地北邊有一幢木造的房子。我知道這裡應該就是大虎的藏居地,我叫杜平留在原地不要四處亂走,我單身走向那房子 廬山溫泉。我感覺有人在窗子內向我窺看,等我走到門前正待舉手敲門,那門板『依呀』一聲打開了,只聽到晉福的聲音傳了過來: 「恩師,請進。」 由於屋內較暗,屋內的情形我看不真切,於是我一邊揉了揉眼睛,一邊跨進門檻。過了一會兒,我適應了屋內的光線,我看到晉福站在我的面前,他的身後站著一位身高將近七尺的大漢。我仔細地望著那個大漢,看他雖是滿臉髯鬚,卻是氣宇軒昂一臉正氣的樣子。 我環視屋內一周,這屋裡擺設倒是簡樸潔淨,不像一般莽夫所居。牆壁上掛了張長弓,弓旁掛了個箭袋,箭袋內插了十數支羽尾箭。 晉福這時立刻幫我引見: 「恩師,這位是我的結拜義弟張大虎。大虎,他就是我跟你提過的我的啟蒙恩師。」 只聽大虎聲若宏鐘地說道: 「何丞相,歡迎您來到寒舍?來,請上坐。」 我跟著他們往內走?花蓮旅遊h,大家分賓主坐下。 這時晉福開口說道: 「恩師,大虎,你們一位是我恩師,一位是我磕頭兄弟,算起來都是一家人,就免了那些禮俗了,好嗎?」 大虎抱拳說道: 「大哥說的極是,就依您好了。」 「晉福,你把我們的來意告訴大虎了嗎?」 「恩師,目前晉福只告訴大虎說您馬上要來拜訪他,其他事情晉福尚未告知於大虎。」 這時張大虎滿臉狐疑地望著我們問道: 「丞相,大哥,你們今天連袂駕臨寒舍,想必有要事?何不就此說來聽聽?」 「賢弟,大哥對不起你,大哥該死。」晉福說著說著二行清淚竟撲撲而下。 「大哥,自你我義結金蘭至今,您一直對我照顧有加,在我未遇見你之前,我是破衣敝履靠賣藝打獵為生,而今我雖是遁跡此處,卻是衣食無缺,這對我而言,恍若是由地獄爬到天堂了,您對我已是恩同再造,為何您要口出此?花蓮民宿央A有什麼事您就跟我直說了,就是上刀山下油鍋,能為大哥您兩肋插刀也絕無怨言。」 晉福一聽此言更是嚎啕大哭傷心欲絕。我看在眼裡,心裡一方面讚賞大虎真是一條血性漢子,更是佩服他的心細的一面,明明他是被拘束在這裡,無法如以往般自由自在的遨遊在天地之間,偏偏還要出言安慰晉福說他過得很好。另一方面也為這二位異姓兄弟之真摯情誼所感動,我不禁感嘆造化弄人。要不是他們之間穿插這一段天大的事情,憑他們兄弟倆一文一武的不世奇才,定當可為朝廷帶來一番新景象。 只見大虎看著晉福只顧著哭,卻是一語不發,心裡急得搓著雙手道: 「大哥,您不要哭呀!男兒可是有淚不輕彈的,您總要跟我說句話呀!我快被您悶死了。」 我見晉福情緒如此激動,如要晉福此刻將皇上欲毒害他的事說予他聽,我真怕他一句話錯說,將引致難以收拾的場面,因此我趕緊說道: 「晉福, 吉安民宿我看這件事還是由我來開場吧!」 大虎一雙虎目在我及晉福身上狐疑地游移著,他不耐地催促著: 「哎呀!你們誰說都是一樣啦!我快被悶死了!」 「好的,恩師,就由您來告訴他吧!」晉福將頭轉向大虎說道:「賢弟,你請稍安勿燥,我們既然來了,這件事當然要跟你說個明白。不過我有個小小要求,你可得先答應才行。」 「行,行,行,只要不要把我悶死,我什麼都答應您,這總行了吧!」大虎說完就將頭轉過來,眼睛直盯盯地瞧著我。 晉福說道: 「好,我的要求就是:你要安安靜靜地聽恩師把事情說完,中間不可插話,不可使氣,做得到嗎?」 大虎立刻頭如搗蒜似地說道: 「行,行,我先前不是已答應您了嗎?丞相,您就快快告訴我吧!我快被您們悶死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花蓮住宿  .
創作者介紹

mfmmqeibj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